首页 »

大学授课不该只是应付督导

2019/9/11 17:29:57

大学授课不该只是应付督导

 

某日下课,我重新在微信上分享了《上海观察》的文章《大学教师:学生上课玩手机,我忍》,再读一遍的感觉,就是我当时的心情“教师着眼于待遇、学生关心于就业,上课这事儿,真的是凭良心”。

 

作为老师,你觉得你已经凭良心很认真的备课、讲解,并且注重知识的运用,最后下课也有学生和你继续探讨问题。只是这一切,都不如课堂里面出现几个玩手机、看小说和做其他功课的学生威力大。

 

因为这些不专心学生的存在,教室后面花白头发的老爷爷下课后会和你说“专业上的东西我不懂,你讲的也很流利。但是你没有控制好课堂,互动还不够,虽然有人回答你的提问,但是课堂整体不活跃,有人玩手机、看小说、做其他课程功课,还有睡觉的……”

 

说这些话的,就是传说中的“教学督导”,他们常常悄无声息地出没于大学的任何一个教室——检查教案,督导教学。

 

虽然说他们的存在是为了让教学质量得到提升,但他们那一句“专业上的东西我不懂”,就暴露了所谓的督导也只不过是检查“规定动作”而已。比如,课堂引入、授课提纲、课堂提问、同学集体作答、叫开小差的同学回答问题、课堂小结等等,以及是否将这些教学技巧运用到极致,有效地提升了课堂教学“质量”。

 

台上台下相呼应,无人睡觉玩手机看小说,这或许就是他们眼中的“好课堂”,这样的老师也就是他们眼中的“好老师”。

 

但样的课堂,不过应付教学督导的课堂而已。作为授课老师,缺少了自主权,只能服从刻板而教条的规矩。督导谦虚地说不懂专业,但可以指手画脚评价你的教学过程;吊诡的是,懂专业的教学督导却又不可以督导本专业老师,据说是为了避免打人情分。考核指标之下,教学水平都是可以量化的。

 

原来被学生们诟病的课堂,因所谓的“提高教学质量”而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:浮夸而不切实际,只求符合督导的要求不被打低分就好了。原本应该是属于老师和学生的开放课堂,现在仅仅属于那个花白头发的督导了。照此下去,即便是听课的学生也不过是抻着脖子神游太虚。

 

究竟应该怎样的课堂,才是大学的课堂?作为一个在大学教了7年书的土博士,我也无法回答。但是从我的角度,大学课堂首先是老师用良心教书:不断更新教案和幻灯,精心设计课堂授课模式与思路,优美的板书和必要的媒体展示,但最关键的,是对课程的把握与专业的引领。这比应付白发督导,要重要得多。

 

可惜的是,大多数大学老师总是觉得自己从事的专业“高贵冷艳”,简单的不愿意去准备,高深的又不想简而言之。说白了,就是觉得投入时间备课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。每年都是如此上课,成熟的幻灯片和教学模式,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。

 

只要按照督导的评分标准来上课,中间穿插几个幽默的段子让学生哈哈一笑,应付外行督导也不过是小事一桩,这比不断更新完善教学要简单得多了。所以也不难发现有些老师总喜欢说“这个内容我们以后会说”,以后是什么时候,谁说,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

仅仅靠安排教学督导,或是让老师安排点名提问,是无法改变教学现状的。大学课堂,同样不能靠形式主义去解决形式主义。